翻译转自百度贴吧

月光从天窗泻下,轻抚着少女的脸庞。

少女的躯体犹如月光凝结而成一般,梦幻而美丽。

冰肌玉骨仿佛没有温度。

编成辫子的金色长发,犹如摇曳的火焰伴随着光影的变化而变换着色彩。

闪烁的碧绿双眸里,浮现着纯真的疑惑之色。

少女甚至对自己为何会存在于此,都感到无法理解。

她宛如刚从漫长的梦中苏醒一般。

或者说,没错,像是刚刚复活的死者一样。

「早安,睡美人。真是美好的夜晚呢,睡得还好吗?」

听到突然传来的陌生语音,少女缓缓地环视着四周。

少女的床边,站立着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性。

一位睡眼惺忪,头发蓬乱,似乎与紧张感无缘,给人以散漫印象的女性。

「能想起我是谁吗」

女性看起来非常年轻的脸庞带着惹人亲近的笑容问道。

「深森酱……」

少女反射般的回答着她的问题,然后像是陷入混乱一般打断了话语。似乎有他人的回忆与自己的混合在一起,让她一时间搞不太清从哪里开始,又有哪些是自己自身的记忆。

「汝乃吾……非也,其心善巫女之母也……」

「非常正确!果然你的意识和凪沙酱的意识是共存的啊」

她是MAR――Magna Ataraxia Research医疗部门的研究主任,以及晓古城的母亲,晓深森。从模糊如梦境般的记忆里,少女得知了有关于她的的事情,不仅知道她是晓凪沙的母亲,连她是第十二号(Dodekatos),被称为阿古萝拉的人工吸血鬼的研究者这件事也――

「此地为何处?」

少女怯生生地环顾着四周问道。

这里是四周被透明的玻璃墙围起来的宽阔房间。在她的记忆里没有这样的地方。

环绕着少女床铺的四周,设置着大量的医疗器械,从中伸出来的电线以及软管连接着少女纤细的手腕。

医院及研究所常见的厚厚混凝土地板和墙壁,无趣而又让人感到压抑,这里就像是用来观察猛兽的牢笼一样。

「很安静吧?这里是蔚蓝乐土的魔兽庭院哦」

「苍之……乐园?」

少女惊讶得眉毛轻颤。

那是作为“魔族特区”弦神岛的一部分,建设在太平洋上的增设人工岛。少女有着造访这座设施的记忆。名为晓凪沙的人类,观光旅游时造访的记忆。

「你在沉眠中被事先了带过来,因为本岛那边的情况稍稍变得有些不妙,你会苏醒,也与此次事件有关。」

「诸……诸位王的降临吗?」

正是如此,深森笑嘻嘻地点头。

少女轻咬嘴唇。她那敏锐的感觉,就像是察觉到风暴临近的小鸟一般,捕捉到了出现在弦神岛上的巨大魔力。

强度堪比天灾,压倒性的魔力源。

那是因为有三柱吸血鬼真祖,降临在弦神岛上。

正是由于受到他们的魔力影响,少女的肉体才觉醒了过来。沉睡在少女体内的兽的意志,使作为宿主的她被唤醒了,为了应对迫近的危机——

「身体状况怎么样?」

深森吧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,用闲聊般的语气询问道。

「无恙——」

没有问题,这么说着的少女呼吸停滞了一瞬。

少女的脑海里一瞬间闪过的,是自己死亡时的情景。

为了消灭可以称之为弑神兵器之魂的邪恶灵魂“原初”,她失去了生命。用破魔之桩贯穿了自己的胸口,她的肉体本应因此消灭了才对。

虽说灵魂通过依附在晓凪沙身上而留在现世,却仅仅只是存在的残渣,说不准哪一天便会烟消云散。

尽管如此,少女现在却也实实在在地得到了肉体。

「吾之已死之躯……?」

观察着自己的双手,少女轻叹道。

看着惊讶的少女,晓深森轻轻的眯起了双眼。

「这是第六号(Hektos)为你留下的身体哦,血之记忆里会留下记录,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。因为是完全相同的素体,所以应该完全没有违和感吧」

「吾今之体,乃第六号之圣骸矣……」

少女呆呆地喃喃着,为了压抑喷涌而出情绪而轻咬着嘴唇。

「第六号的话,现在在古城君的体内哦,作为第四真眷兽的一份子。」

「古城……!」

少女猛地抬起了头,胡乱地撕扯着扎在手臂上的输液管,催促着深森。

「引吾往古城之左右……!」

「这样啊。我也想带你去见古城,但是现在的话有点困难呢」

深森轻轻地摇了摇头,将纱布盖在少女受伤的手臂上,擦去流出的鲜血以后,伤口便已经消失了。这是吸血鬼的再生能力。

「何故……?」

少女质问般地盯着深森。

宛如空气被抽走一般的安静没有持续多久,墙壁的一部分被打开了。

走进来的,是带领着一支武装士兵队伍的白衣男人。

男人俯视着少女的瞳孔里,寄宿着宛如看待无机物般的冷漠光芒。

似乎畏惧与他的眼光,使得少女浑身僵硬了起来。

并不是因为她从男子的视线中感觉到了敌意,不如所恰恰相反。在男人的眼里,少女仅仅只是实验动物而已。他的冷淡,使得少女感到恐惧。

「辛苦了,晓主任。之后Dodekatos(第十二号)的管理将由我们第九研究室接手。」

白衣男人向深森展示了终端面板上的交接手续。

「啊啦啊拉,这么快就来了吗」

深森并没有接过终端,挖苦对方对工作过分热心一样地说到。

白衣男人无视她的嘲讽,转向少女的方向。

「被检体NO. Dodekatos——现在开始对你进行检查。首先是肉体、精神、以及确认封印中眷兽的状态。」

士兵们无言地将枪口指向了害怕得浑身僵硬的少女。

他们装备的,是捕获吸血鬼专用的短针枪。能够将大量纤细的银铱合金细针射出,而使得吸血鬼无力化,是违反圣域条约的非人道武器。

但 白衣男人,还是表面上礼貌地向少女提示道:

「但是还请您安心,关于您的安全,我们MAR会给予保证。不管怎么说您也是现存最后的“焰光夜伯”——“天部”的遗产。」

「唔……啊……」

少女像是要否定男人的话一样,柔弱地摇着头。

但是在男人的脸上看不到会在意少女态度的样子。除了实验动物以外,她的存在没有别的意义了。

理解到这一点的少女感到绝望。

但少女所恐惧的,并不是白衣男人,也不是他所带来的士兵们。他所恐惧的是自己——是自己体内沉睡的眷兽。

作为自己宿主的少女,被当作实验动物一般的对待,这是那位高傲的冰之妖鸟所不能容许的。如果眷兽就这样含怒觉醒的话,一切都完了。男人们将会随着整个小小的人工岛一起消失殆尽。

少女无法阻止这一切。

因为她并不是眷兽的支配者,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封印——

「如果乖乖的听话的话,也会给你一些好吃的哦,怎么样?」

深森像是要鼓励战栗的少女一样用开朗的语气说道。

「啊,是的,当然」

白衣男人面无表情地肯定。

深森嘴角扬起恶作剧般的微笑。

「我并不是在和你讨论这个问题哦」

「……晓主任?你在干什么……?」

白衣男人皱起了眉头,不声不响靠近床沿的深森,把什么东西扣在了少女的口鼻上。

当白衣男人一伙儿意识到那像是潜水面具一样的装置,是军用的防毒面具的一瞬间,天花板上强劲地喷出紫色的烟雾。这些烟雾很快就笼罩了整个密闭的房间,夺走了士兵们的视线。

「竟然是麻醉瓦斯……!?」

白衣男人咳嗽着跪倒下来。

为了应对被囚禁的吸血鬼的暴走,房间里设置了麻醉瓦斯喷射装置。深森正是使用了它。

「你获取了研究所的安全系统吗!到底为什么这样……!?」

男子惊讶地呻吟着,倒在了地板上。

架着短针枪的士兵们,也在发射前便被无力化了。他们只是警戒着吸血鬼少女的行动,没有来的及应对从天花板上喷出的瓦斯。

用来应对吸血鬼的麻醉瓦斯,对人类使用的话效果会变弱。即使如此,强烈的肌肉迟缓效果,让人在一瞬间陷入无法行动的状态却是足够了。

对于深森能够夺取研究所的系统这一点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她作为过去感知能力者(Psychometrer, 接触感应能力者)同时也是MAR医疗部门的负责人。无论保护得多么严密的密码她也能窃取,伪造活体认证所需要的细胞组织也正好是她的专长。

问题是,这位深森到底为何会做出背叛MAR一样的行为。

然而深森没有回答男人的疑问,她向金发的少女伸出了手。

「走吧,睡美人——这座研究所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。」

少女被同样带着防毒面具的深森牵着手,光着脚从床上下来了。

深森牵着她的手,脱离了被紫烟笼罩的玻璃牢笼。

「汝……欲引吾往何处?过去视之治愈之手哟(拥有过去感知能力的治愈之手)」

少女奔跑在如迷宫般错综复杂的走廊里问道。

「去“圣歼”的祭坛——弦神岛」

脱掉了防毒面具的深森转头回答少女。

建筑物中回荡着警报声。巡逻中的武装警备机器人检测到了逃走的少女,为了阻拦她们的前进聚集了起来。

垃圾桶大小的圆筒形机器人,搭载着与柔色可爱外观不符的粗暴机枪。

然而,在枪口指向少女她们之前,警备机器人的外壳便被击穿了。

破裂的窗玻璃碎片如雪花般的四散开来,随之而来的则是迟到的枪声。

火花四射的警备机器人撞上了走廊的墙壁停止了运作。

机器人的正中间,有着洞穿的弹孔。

窗外,四五百米左右外的无关大楼楼顶上,能看见一个操纵着巨大反物质狙击枪的人影。那是一个穿着邋遢的衬衫,环绕着倦怠气氛的中年男性。

这个男人狙击了机器人,救下了少女和深森。

男人持续射击,将警备机器人一个一个地击毁。

深森似乎坚信男人会保护两人,从损坏的机器人旁边悠然地穿过,向着建筑的出口前进。

被称作魔兽庭院的巨大研究设施,建筑与建筑之间流淌着网络般的运河。

运河的水面上停浮着一艘摩托艇。

深森毫不犹豫地乘上了小艇,招手让少女过来。

「为了古城君,你的存在是必须的。能把力量借给我们吗?,阿古萝拉·弗洛蕾斯蒂」

启动了小艇引擎的深森,仰望着犹豫的少女问道。

少女猛地抬起头,用力地点了点。

「……善……!」

与妄自尊大的措辞相反,少女一边颤声回应,一边战战兢兢地跳上了船。望着这样的少女,深森轻哼般的笑了起来。

「……很好,很好,给你这个。你才刚刚醒过来,肚子还是空的吧?」

深森在小艇的驾驶席上翻了翻,取出了一个一个小小的保温盒。盒里混着大量的干冰,装满了五颜六色的冰棒。(震惊!黑心婆婆竟让昏迷刚醒的儿媳吃棒冰!)

从中取出一根,少女——阿古萝拉第一次露出了微笑。

「美味」

少女乘坐的小艇划出四散的白色泡沫,在夜晚的运河上加速。

这是在领主争选的舞台背后,悄悄发生的微小事件——

第四真祖,晓古城的故事,结局开始了。

说点什么
支持Markdown语法
好耶,沙发还空着ヾ(≧▽≦*)o
Loading...